成都商報記者 饒穎 鎖千程 攝影記者 劉暢
  反傳銷志願者如何工作
  求助
  通常是受害者親友打來電話,希望有專業的反傳志願者過去一趟,讓當事人迷途知返,走出傳銷泥沼。2008年10月1日,蔣德勝接到一個來自溫州小漁村的求助電話,對方稱,弟弟幹上了傳銷,喊他過去勸勸。
  出馬
  蔣德勝當天飛往溫州,取得當事人的信任後,一一道出傳銷的欺騙性實質和危害性。雙方激辯四五個小時,對方低下頭表示:“我明白了,不會再去了。”
  收入
  一般是求助者支付往來的交通、食宿費用,完成勸導說服工作後,其家人根據自願額外支付數百或者上千元費用。蔣德勝稱,從事這項工作,虧本倒也不至於,但要說靠這個掙大錢,也不可能。
  懷疑父親誤入傳銷組織,兒子很著急,迫不得已請來天津的民間反傳銷志願者蔣德勝,讓其冒充自己女友的叔叔,來家中做客對父親進行規勸。為此,他聲稱自己要結婚了,才把父親從廣西北海“騙”了回來。
  這位父親會迷途知返嗎?4月15日、16日,成都商報記者以反傳銷志願者朋友的身份,見證了蔣德勝的規勸行動。
  4月15日下午4:10分~晚上10:40分
  1
  取得信任
  儘力迎合 試探心理
  4月15日下午4時10分,李偉(化名)接到兒子電話後匆匆趕回家。兒子小李告訴他,女友的叔叔蔣德勝出差經過成都,正在家中做客。為此,他放下了在廣西北海的“事業”,匆匆趕回成都為兒子籌備婚禮。
  見到未來兒媳婦的家人,李偉非常熱情。“聽說您在廣西北海投資?我以前也在那裡搞過幾年,現在沒做了!”蔣德勝首先打破沉默。李偉也頓時來了精神,興高采烈地講起他在北海的“事業”,仿佛遇到了知己。
  此前李偉在成都做小生意,2個月前在北海投資的7萬元,是他“發家致富”的關鍵一步。據說,兩三年時間,這7萬元就能變成1040萬元,提起這事李偉就非常興奮。
  蔣德勝以行家身份向李偉傳授經驗。比如,入行後的前2個月是“黃金期”,應抓緊發展下線;對前往北海考察的親朋好友,一定要設法把人留上七八天,即使是撒謊也不要緊……
  “咋沒想過把兒子拉進去呢?”“他不去!”蔣德勝試探性地提問,卻正中李偉的下懷。李偉知道蔣德勝是這方面的行家,遂請蔣做做兒子的工作,蔣德勝只是笑笑,沒有表態。
  2
  開始發力
  點出貓膩 對方動搖
  “本來是很好的掙錢機會,兒子就是不聽。有一個80歲的老太太,年齡太大按規定已不能加入組織了,她就裝病把兒子、孫子喊過去,最後都加入進去了,老太太高興慘了……”李偉講道。
  “但是,看來,你對模式還沒有完全搞懂!”蔣德勝打斷李偉的話,找來一個筆記本,在紙上畫起了組織體系的結構圖。
  李偉投資的是虛擬份額的資本運作。據他說,投資者45%的資金用作當地公路、機場的建設,剩餘部分則作為紅利返給其他人。
  然而,當蔣德勝告訴他,45%的資金並未真正用於國家建設,而是進了組織中高層的腰包時,李偉愣住了,將信將疑。“組織中有見不得光的東西,每個環節都是保密的!”聽蔣德勝講到其中的貓膩,李偉拿出計算機,仔細地計算著。
  “賬面上,看起來老總(組織中的高層)根本賺不了錢。實際上,他賺了錢,但不會告訴你!”“當了老總,才會知道整個貓膩,但他誰也不會說,一旦秘密泄出去就沒有人來了,沒人來誰也掙不到錢!”……蔣德勝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令李偉陷入沉默。若蔣德勝所言非虛,到了一定階段之後,李偉想要離開也將身不由己,同時還可能觸犯法律。
  3
  雙方激辯
  觀看視頻 對方抵觸
  談了差不多3個小時,蔣德勝提出看一段央視之前曝光廣西傳銷組織的新聞。
  恰巧,李偉也看過這段視頻。央視記者卧底傳銷組織後,撥打110,但公安機關遲遲沒有出警。“我就說這不是傳銷嘛,警察不會管!”李偉說,新聞中的傳銷與自己做的資本運作有所不同。比如,傳銷不能看見上線的上線,而他則可以看見組織高層。
  到了晚上9時,見李偉有抵觸情緒,蔣德勝掏出手機給北海的朋友打電話,試圖以此說服他,但收效甚微。“不說了,不說了,我們找地方吃飯……”最後,李偉不太耐煩地說道。
  4
  迂迴戰術
  一起喝酒 氣氛暫緩
  晚上10時,李偉給蔣德勝倒上一杯白酒,話題再次回到“資本運作”。這次,李偉開始主動請教如何轉讓手中的投資了。當晚10時40分,李偉的兒子小李把蔣德勝領出了門。“謝謝你,蔣老師!”小李連聲道謝。此時,李偉都還蒙在鼓裡,他並不知道蔣德勝是反傳銷志願者。
  大約兩個月前,李偉隨朋友到廣西北海考察投資項目,後來又以“來耍”的名義讓妻子去北海。僅僅兩三天時間,妻子就發覺李偉正在做的應該是傳銷,嚷著要和李偉一起回成都,但李偉不肯走。最後,是小李在成都給媽媽買了票,她才得以回家。於是,小李以自己即將結婚為名,把爸爸騙回了成都。與此同時,小李通過網絡聯繫到蔣德勝,請他到成都幫忙勸一勸父親。
  4月16日下午3:00~6:00
  5
  進行攻堅
  對方答應“不去了”
  4月15日,長達6個半小時的第一輪較量結束後,16日下午3時,蔣德勝前往李家辭行,並再次與李偉進行深入交流。“我搞的不是傳銷!”李偉再度表明自己的立場。李偉稱,在他入行的這兩個月時間,看見了很多以此賺到大錢的人。
  “老哥(指李偉),你一看就是實誠人!”聽蔣德勝這樣說,李偉也挺自信,隨即點頭稱是。這時,蔣德勝話鋒一轉,反問李是否曾撒謊。霎時,李偉面露難色,他表示曾打著考察實體項目的旗號邀約親朋好友赴北海……
  在蔣德勝反覆勸導之後,李偉的態度有所緩和,甚至表示“不去就不去”,只是仍堅持認為自己沒有參與傳銷。此時,蔣德勝決定見好就收。
  離開李家,蔣德勝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根據他的經驗,李偉雖然不肯認錯,但不會再去參與了,“不承認很可能是礙於面子。”
  17日中午,蔣德勝離開成都踏上開往西安的火車,繼續為反傳銷轉戰。此次成都之行,他的往返路費、在蓉食宿都是由小李承擔。臨走時,小李還給他封了一個1000多元的紅包,蔣德勝幾番推讓之後,他收下其中900元。
  小李表示,父親的情緒已漸漸穩定,沒有再提要去北海的事。對於蔣德勝的表現,小李表示認可,“我說的(父親)不得聽,蔣老師懂得多,還是有效果。”
  他,
  跑遍全國反傳銷
  手機里存滿求助電話
  今年45歲的蔣德勝,是目前活躍在民間反傳銷界的專業志願人士之一。他為何走上民間反傳銷之路?這一路上又遭遇了什麼樣的酸甜苦辣?他和他的同行們如何開展反傳銷工作?4月16日下午,蔣德勝接受了成都商報記者的專訪。
  朋友賠光錢財
  讓他認識傳銷危害
  蔣德勝出生於山東德州,高中畢業後去了天津市工作,隨後又去東北工作10年,同時自己開了一家小型加工廠。在東北,蔣德勝結識的一位朋友,曾經拉他去“掙大錢”,蔣德勝沒有去。兩年多後,這位朋友兩手空空地回來,沮喪失意,性格變得內向,不善交流言談。這是蔣德勝第一次認識到傳銷的負面影響力。
  據他稱,這位朋友脫離傳銷後醒悟過來,一些傳銷受害者及其親友,就來向這位朋友求助,於是他也跟著去幫忙。“主要就是幫忙報警、聯繫警方;幫助傳銷受害者脫離傳銷組織、以及護送回家等。”
  首次勸導成功
  決心以反傳銷為業
  2004年,蔣德勝回到天津。2006年底,民間反傳銷人士正在北京展開活動,邀請蔣德勝前去幫忙。
  受害者親友打來電話,常常希望有專業的反傳志願者過去一趟,讓當事人迷途知返,走出傳銷泥沼。
  2008年10月1日,蔣接到一個來自溫州小漁村的求助電話,對方稱,弟弟幹上了傳銷,喊他過去勸勸。蔣當天飛往溫州,取得當事人的信任後,一一道出傳銷的欺騙性實質和危害性。雙方激辯四五個小時,對方低下頭表示:“我明白了,不會再去了。”當事人一家如釋重負,蔣德勝同樣如此。
  臨走時,對方一再稱謝,這讓蔣德勝油然生起一種成就感,“能夠幫助到別人,總是一件快樂的事。”蔣德勝表示,他臨走時,對方還塞了一個紅包給他,裡面有1000元。第一次出馬成功,讓蔣德勝有了信心,“我從此希望把專業反傳當作一項事業來做。”
  跑遍全國各地
  求助家屬自願付費
  2011年底,蔣德勝在天津建立了“中國反傳銷愛心互助網”,通過這個平臺,有了更多的專業和兼職的反傳志願者加入進來。這些年救助過多少傳銷愛害者?他表示沒有具體統計過,但數百人肯定是有的。
  蔣德勝出示了一大堆實名制火車票、機票,這些票據的目的地指向全國各地。他點開自己的手機,展示上面保存的眾多電話號碼,他稱這些都是求助者的號碼。一些往來短信內容包括求助、問題、邀請、催促以及各種感謝之言等等。
  一般是求助者支付往來的交通、食宿費用,完成勸導說服工作後,其家人根據自願額外支付數百或者上千元費用。
  蔣德勝稱,情況最好的一個月,他收到了數千元“紅包”,但大部分時候,也就是持平或者有少數收入。
  成都商報記者詢問他一年下來,到底能有多少盈餘收入時,蔣德勝不願提供具體數據,只表示,虧本倒也不至於,但要說靠這個掙大錢,也不可能。
  他們,
  未註冊 缺贊助 力量弱
  民間反傳銷志願者
  在尷尬中堅持上路
  據蔣德勝所知,民間反傳組織還沒有正式的國家登記註冊的社團組織,因此反傳志願者身份不明,如何取得更多的認可、信任、尊重?以及擁有榮譽感、成就感、歸屬感?
  其二,資金問題。民間反傳作為公益性工作,不可能進行商業化操作,沒有大量贊助資金,反傳組織也不可能發展壯大。
  其三,人員問題。目前民間反傳專業志願者不多,由於上述原因,還多有離開流失,因而面對龐大的傳銷體系和傳銷人員,民間反傳力量弱小得多。
  成都商報記者查詢網絡發現,網上也有反映,稱少部分民間反傳志願者操作中有問題,比如主動向求助者索要紅包、或者提出幫助傳銷受害者追討費用並提成、或者開設賬號收取公益贊助但賬目不夠公開透明等等。對此,蔣德勝表示,這方面情況他也有所聽聞,但不願對此多談和發表評論。
  蔣德勝說,他對自己嚴加約束,絕不主動索取“紅包”,或者讓受助者提供額外費用。在他發起建立的“中國反傳銷愛心互助網”,網站公告也公開表明:本網站不設賬號,不接受捐款,雖無經費來源但仍堅持公益運營。
  雖然面臨各種尷尬難題,但蔣德勝對於民間反傳的前景仍然滿懷期望。他希望通過“中國反傳銷愛心互助網”這個平臺,能夠招募更多的志願加入,網站方面進行考察培訓後,他們就可以更及時便捷地就近幫助深陷傳銷的受害者及家庭,減輕求助方的經濟支付和精神負擔。他希望網站的志願者能夠進入高校、社區,更貼近實際地宣傳預防傳銷的危害。他還希望志願者們能夠更多地配合各地工商、公安部門,解救、幫助更多傳銷受害者,並給相關部門取證提供幫助。
  在該網站新聞欄目中,目前第一條就是“反傳銷愛心互助網志願者協助霸州執法部門打擊傳銷紀實”。蔣德勝稱,這是他們今年3月份受河北霸州相關部門邀請,介入和協助進行解救、心理輔導等工作。
  另外蔣德勝還有一個心愿,就是以“中國反傳銷愛心互助網”為平臺,向國家相關部門申報,登記成為一個正式的民間反傳銷社團組織。這樣的話,就可以開設公益賬號,在相關部門和社會的監督下,接受公益資金,進一步發展壯大民間反傳銷力量。他目前正在天津著手進行這方面的工作,但是否能夠成功,他也沒有太多把握。  (原標題:舌戰9個多小時 反傳銷志願者勸服迷途大叔)
創作者介紹

貓B

fd21fdwu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